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不走尋常路的拼多多:你們下沉,我要上行

財富中文網 2019年11月12日

想要上行的拼多多,確實面臨“二選一”:要么卷入阿里的陣地戰,正面對抗、持續燒錢,或者再開辟一條不尋常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11月12日零時,阿里總部大樓內實時數據屏上的數字停在了2684億。

比阿里早那么一秒,截至11月11日23時59分59秒,2019年“11.11京東全球好物節”累計下單金額超2044億元。

而拼多多不走尋常路——它高調地發布了公開信,宣示自己在數據公布這件事上的低調態度。

“雙十一人們都很關心數字和宏大的事物,但我們連實時數據大屏還未曾來得及搭建,公司上下都在急著補貨、比價和補貼,走廊里的橫幅和氛圍花籃也還沒來得及擺,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拼多多為什么選擇低調處理它的雙11數據?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則告訴投中網,拼多多的模式沒有購物車,天然做雙11的促銷就很吃虧,京東、阿里都是提前啟動雙11,這些數據都是過去一周的積累,拼多多如果公布數據并不會太理想。

不過,今年10月10日晚,在拼多多四周年慶的動員會上,拼多多CEO黃崢表示,拼多多真實支付交易總額(GMV)已經超過京東。

前幾天,36氪爆料稱拼多多內部提出,今年11月份的GMV要達到剛剛過去的10月份的三倍。

據智氪研究院的估算,2019年7月-9月,拼多多的GMV超過3300億人民幣,月均超過千億。

如果數據估算準確,那么拼多多給自己定的十一月交易總額目標是3000億元人民幣。

這樣看來,拼多多之所以沒有參與雙十一數據鏖戰,因為它真正關心的,或許并不是某一天的數字。

不走尋常路的拼多多

一如拼多多信中所言 “這只是尋常的忙碌的一天。”

沒有堪稱科技界春晚的狂歡會,沒有燒腦程度堪比奧數的優惠政策,也不需要費勁組隊蓋大樓,在拼多多的雙十一專區中,“無套路不怕比,無定金不用等”兩行大字格外醒目。

不過,從拼多多雙十一的表現來看,它并非沒有套路,只是沒走尋常路。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阿里京東拼殺一二線市場的時候,拼多多作為下沉市場的最早玩家,拼低價、靠社交裂變,短短四年拼多多就斬獲了4.8億用戶。而這一數值,京東花了21年也沒能達到。

拼多多短時間的崛起讓資本看到了下沉市場的消費潛力,也使得各大電商紛涌而至。今年雙十一不再只是一二線城市的節日,而成為快速撬動下沉市場的翹板。

天貓平臺運營事業部總經理劉博曾告訴藍鯨TMT的記者,今年雙11期間聚劃算將全面參與其中,將更多好的、優質的貨品供給更好地“下沉下去”。

早在10月15日,京東率先啟動“11.11全球好物節”,并提出了今年雙十一的全局目標:將賣出12億件低價好物及2億件C2M產品,觸達超5億下沉新興市場用戶。

“五環“以外的市場是拼多多的發家之地,但在電商激戰下沉市場之時,拼多多卻悄悄轉移了陣地。

黃崢曾經說:“拼多多吸引的是追求高性價比的人群,只是目前做的還不夠好,不能百分百的滿足五環內人群。”

根據2019年6月的數據,拼多多APP用戶同比增長1.77億,下沉市場APP用戶增長只有7220萬,下沉用戶增長只占拼多多全部用戶增長的42%。

今年雙十一,拼多多帶著全網最低價的iPhone,挺進了一線市場。

用“百億補貼”活動來攻占一二線城市的用戶,是今年拼多多雙十一最主要的目的。

拼多多表示,一二線城市用戶擁有較強的追求個性、時尚的消費需求,他們對平臺補貼潮流數碼產品反響強烈。

據拼多多數碼3C相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拼多多還對華為、小米等品牌的熱門機型進行補貼。

早在今年6.18,拼多多就已經進行了初步嘗試。通過對iPhone、戴森等大牌商品進行補貼,以維持全網最低售價來吸引用戶。這一波試水,確實讓越來越多的一二線城市用戶對拼多多建立起了信任。真金白銀的大力補貼,也使得以往瞧不起拼多多的用戶,逐漸轉變態度。

拼多多擅長的農產品上行策略也在發揮作用。6.18期間,將近70%的農產品訂單都來自一二線城市用戶。

在淘寶聚劃算將成獨立事業群的消息傳出后,據稱拼多多也將“限時秒殺”頻道獨立,成立秒拼事業群,進軍一二線城市市場。

拼多多正在小步快跑,努力擠進被認為早已瓜分完畢的一二線市場。

拼多多能走多遠

“11月11日這一天結束了,我們的‘百億補貼’大促并沒有結束。如果消費者每天都能感受到‘性價比’,我們的努力就有價值。你們滿意,我們就高興。”拼多多的公開信如是說。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然而,簡單粗暴的砸錢補貼,對于迅速搶占下沉市場起到了作用,但在進入上行市場時是否依舊行得通?盛宴終將散場,當“百億補貼”資本洪流褪去,拼多多不再具備很大的價格優勢的時候,誰還愿意為拼多多的“誠意”買單?

2018年拼多多營業額實現了大幅增長,但同時財務報表也顯示,拼多多全年虧損了102億。而2017年拼多多只虧了5億。

2018年是拼多多用戶量瘋長、知名度猛增的一年,也是“拼多多”廣告鋪天蓋地、真金白銀砸補貼的一年。也不難看出,拼多多近百億的虧損都用在了何處。

今年9月,拼多多發布公告,擬發行8.75億美元可轉換優先債券。算上額外認購,拼多多此次募集資金的總額最高可達1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1億元。早在2月,拼多多還通過增發股票融到約12億美元。

從年報上看,2018年,拼多多的營銷費用超過了134億元。而2019年上半年又花掉110億元。這個營銷費用,指的就是線上線下的廣告費、促銷活動、“百億補貼”等等。

照這個增速發展下去,今年融到的兩筆資金,也就夠拼多多營銷費用燒半年。別忘了,剛過去的 “雙十一”就已經燒了100億。

供應端亦是拼多多難以跨越的一道坎。

“從外部環境來講,二選一確實是拼多多碰到最惡劣的情況。”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曾在采訪中說。

去年10月10日,拼多多三周年大慶,就有媒體報道稱拼多多主會場幾乎所有品牌商家遭遇“強制二選一”。回看當年阿里和京東的競爭,阿里的致命一招就是通過“二選一“成功阻止了京東做服飾品類,從此讓京東的用戶結構都只能停留在男性占主體的狀態。

今年雙十一前不久,拼多多又加入了眾多電商聯合“公車上書”,聲討天貓的 “二選一”。

想要上行的拼多多,確實面臨“二選一”:要么卷入阿里的陣地戰,正面對抗、持續燒錢,或者再開辟一條不尋常路。就像當年,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它的時候,拼多多在阿里和京東的眼皮底下,建造了一座龐大的下沉帝國。

(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体彩四川金七乐模拟选号 情女幽魄2游戏赚钱攻略 代缴话费赚钱不 青海快三走势图综合版 优博北京快乐8 移动棋牌20000金币 下载东西赚钱的软件叫什么名字 郴州的士赚钱吗 碧水源股票 瑞联盟赚钱吗 太原那有老时时彩 星空棋牌游戏下载 半全场胜平负什么意思 中国体育 台球室怎样赚钱 扑克棋牌玩法 天天乐湖北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