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商業

JAT進化之年:收入結構悄然生變

楊安琪 2019年07月23日

《財富》世界500強中排名前三的中國互聯網公司,京東、阿里巴巴、騰訊都在對外輸出自己的數字化能力,加大對于傳統產業改造,謀求獲得更多收入。

美國東部時間7月22日,《財富》雜志發布了2019年世界500強榜單。其中三家領先的中國互聯網公司京東、阿里巴巴、騰訊上榜,排名分別為京東139位、阿里巴巴182位、騰訊237位。如果仔細研究就會發現,這三家公司都在今年發生了同樣的變化,并且未來競爭焦點也將殊途同歸。

今年中國互聯網公司們繼續在《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上高歌猛進。

但如果仔細查查看,京東、阿里巴巴、騰訊這三家公司的收入結構、組織構架都在發生變化:主營業務之外,三家公司都不約而同地加大對傳統行業改造,以求獲得更多收入來源。

在今年的《財富》世界500強排名中,京東集團以698.5億美元收入位于第139名。過去一年,京東并沒有外界想象的那樣糟糕,相反,它的收入在持續增加,并且依舊位列中國互聯網公司第一。

京東集團之所以排名高于阿里巴巴,原因在于其自營模式更接近于亞馬遜,自營業務成為其主要收入來源,而阿里巴巴則屬于平臺模式——它收取傭金,類似于商業地產模型。

京東集團依靠穩健收入增長從去年的181位提升至139位。雖然其主要收入來源依舊是B2C經營收入,但正如前文所說,一些變化正在發生。

簡單而言,京東在把自己的物流、技術等能力開放,從而獲得服務性收入——這點類似于亞馬遜之前開放出來亞馬遜云服務AWS,不過京東不僅僅簡單開放出云服務業務,而是將經過大量訓練的業務開放,這些服務業務包括云服務、平臺及廣告收入、物流和其他技術服務等。

這就需要嚴格的技術保障。舉例而言,每年京東618全球年中購物節其流量往往達到峰值,這也給京東云帶來挑戰。在此期間,京東云CDN(內容分發網絡)峰值帶寬同比增長65%,其中視頻流量同比增長113.9%,所有突發流量均穩定承接。同時,近年京東云CDN能力獲得近20倍增長,并儲備了大型及突發場景的應對經驗。

而在供應鏈體系層面,京東開發了C2M反向定制平臺,即從消費需求反推產品設計、產能投放、產品流通等環節,讓制造者對話消費者。該平臺自動化率達25%,在產出質量保持不變的情況下,單份分析報告的產出效率較去年提升了4至5倍。

鑒于京東覆蓋全國的強大物流倉儲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完成,將此業務開放后,其開放物流戰略帶動物流及服務收入增長超過90%。京東開放物流的目的在于,希望將在極少增加成本的情況下獲得更多收入。

總體來看,京東服務性收入高于總收入的增速意味著服務正成為京東增長的重要發動機。2018年京東全年服務收入為459億元人民幣(約67億美元),同比增長50.5%,占整體凈收入比例約10%。

這是一個不小的比重,如果單獨劃分,67億美元收入足以進入今年的《財富》中國500強榜單前200名。并且這一趨勢正在不斷擴大,在2019年第一季度,京東集團凈服務收入達到124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4%。

這里還要提及一個部分:京東數科。它是獨立于京東之外的子集團,過去,這部分業務被稱為京東金融,今年它被升級為京東數科。按照其CEO陳生強的想法,升級的目的就在于服務傳統企業,加速它們的數字化轉型。鑒于京東數科的收入未并入京東集團收入,此業務板塊收入未公開,但有消息稱,該子集團已經于去年實現盈利。

阿里巴巴集團今年在《財富》世界500強中以561.47億美元收入排名第182位,在中國互聯網公司排名中位列第二,這家公司對于傳統行業的改造收入主要體現在阿里云。

2018自然年阿里云營收規模達到213.6億元,首次突破200億大關,而2017年這一數字為111.7億元。“我們深信未來的每一項業務都將由云計算提供支持。我們非常樂意在這個新的數字時代打造這一云計算基礎設施并支持各種業務,”阿里巴巴CEO張勇在一次采訪中表示:“我認為,云計算將成為阿里巴巴未來的重要業務。”

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analys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云渠道分析報告,今年第一季度中國云基礎設施投入了21億美元,其中阿里云占據了47.3%的份額。

盡管目前看來,阿里云占阿里巴巴集團總收入約為5.5%左右,盡管這一比例目前所占較小,但未來阿里云收入將不意外地繼續提升。

同樣發生變化的還有騰訊。這家曾經以游戲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公司,今年提出產業互聯網概念,并且其創始人馬化騰以組織構架調整的方式,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以求得未來發展空間:騰訊成立了云和智慧產業事業群和內容事業群,原本七大事業群被改組為六大事業群。

馬化騰認為,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 年的新起點。“今天我們面臨一個新問題,即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的轉變。”馬化騰說。他表示:“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戰略升級。互聯網的下半場屬于產業互聯網,上半場通過連接,為用戶提供優質服務,下半場我們將在此基礎上,助力產業與消費者形成更具開放性的新型連接生態。”

體現在具體產品方面,2018年全年,騰訊云服務收入為91億元,增速超過100%。顯然騰訊云與阿里云依舊存在差距。不過騰訊有著良好的勢頭,在2019年第一季度,騰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的收入同比增長44%至人民幣217.89億元,主要受益于商業支付及云服務收入的增長。

好在一切剛剛開始。按照行業預測,作為對傳統行業進行數字化升級改造的重要途徑,云業務在國內的市場空間預計在萬億級別,而目前所有云平臺的收入還不到千億,即便是對比亞馬遜2018年來自AWS的73億美元收入,中國互聯網公司的馳騁空間還很大。京東、阿里、騰訊甚至一批獨角獸,都會成為這條賽道上的選手,誰最終能夠勝出,目前恐怕還難以定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將為中國互聯網企業打開一片足夠廣闊的增長空間。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京東、阿里、騰訊,三家公司的競爭焦點將集合在服務傳統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之上,各家優勢并不相同,比如京東的基礎設施建設擁有絕對的先發優勢,而阿里云則擁有技術先發優勢,騰訊則是真正從組織變革層面加大對于產業互聯網投入。(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体彩四川金七乐模拟选号